mormon.org 全世界
陳美娟: 母親, 佛教徒, 護士, 後期聖徒.

你好,我是陳美娟

關於我

我出生於香港。 我的父母來自中國。 在內戰爆發後逃離中國。 我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出生在中國。 我的父母是傳統崇拜祖先的佛教徒。 我在香港長大,我參加了基督教學校,並學會禱告。 我每天早上用中文敘述主禱文。 我相信有一個上帝, 神是無限的,非常愛我,但我真的不認識衪。 在從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討論之後,我來認識我是誰,我的生活目的是什麼。 我喜歡閱讀。 我是四個孩子的母親, 五個孫子的祖母。 我喜歡工作...是...忙碌是我的愛好。 我喜歡生活,欣賞學習新事物和新技能的機會,讓我能夠幫助別人。

為何我是個摩爾門

當我3歲的時候,我的兩個哥哥都加入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我的大哥在猶他州普羅沃研究並獲得了楊百翰大學的博士學位。我的父親在美國訪問了我的大哥6個月。當我父親回家時,他把我的母親,我的妹妹和我帶到教堂。他告訴我們,他對猶他州的人感到不同。我的父親說 “他們總是快樂,他們有一個特殊的,像一個光在他們身邊” 。他也想為這個家庭特別幸福。我們從教會的傳教士收到了許多教訓。我17歲時,第一次了解我是誰; 我在天上的父是誰,耶穌基督是誰; 衪為我做了什麼。我研究了摩爾門經並禱告。我收到一個見證,除了聖經, 摩爾門經真的是另一個對耶穌基督的見證。我母親不願離開她的佛教信仰; 她怎麼能拋棄她一生所禱告的神呢?她怎麼能背叛她的家庭傳統所?即使她不能讀或寫,天父知道她並回答她的禱告。古代的使徒彼得,雅各和約翰在一個異像中訪問了她。我的全家都是在1976年12月受洗的教會成員。 我相信即使我們過了這一生,死亡後我們是繼續存在的。加入教會後,我的母親從夢中看到我的祖母多次訪問。這些夢想之一,我的祖母和我的母親正前往一個建築大厦。他們到達大樓後,我的母親進入大樓,但我的祖母不能。我媽媽問我祖母為什麼不進入大厦。她被告知 “你沒有我的工作", 不用說,我們很快到聖殿做對我祖父母的代理洗禮, 還有在殿裡做了家譜工作。之後我的祖母再沒有回來, 在夢中探訪我的母親。 最近隨著我的哥哥和我父母的逝世,我得到和加強了對永恆家庭的見證。我和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 他們死的那一刻, 當我看著他們的老年人的身體,我感覺他們的靈魂已經回去天上與神及我的祖先一起。我知道家庭可以永遠在一起!我會再見到我的父母和我的哥哥。我們是一個永遠的家庭。

個人故事

為什麼摩爾門從事家譜或族譜事工?

我們相信家庭是永恆的, 意思是我們和家人可以永遠生活在一起。 家庭包括我們已經死去的祖先和未來的世代。 因此,我們對家譜和族譜有非常大的興趣。 生活在我們今天的世界,我們忘記了我們是怎麼樣來的; 我們的祖先是什麼的人; 他們有什麼興趣,他們的生活是如何過的, 愛好是什麼? 我的哥哥經過家譜的工作, 得到很多我們家譜祖先的知料,讓我知道我的家族有很多學者, 有些是著名的教師,銀行家,和醫生。 今天的我也是我的祖先們給我的智慧,知識和品格,因為我們的祖先才能有我。能夠了解他們是一個特權, 因此我喜歡從事家譜和族譜的事工, 這樣我們能夠在來生永遠與他們在一起, 我相信家庭是永恆的。

我如何奉行我的信仰

“你們先尋求神的國和他的公義” 這句經文是我成為教會的成員以來一直的座右銘。我試著把神放在我的生命中。我試著有一個基督為中心的家。我是一個留在家裡媽媽,而我的孩子們長大了,只有在家庭外的場合工作。我通過例子教導我的孩子,在我們家裡以基督的榜樣學習生活。我鼓勵我的孩子們學習經文,祈禱接受他們自己對複興的福音的見證。我自願作為家長教師協會會員和財務秘書。我喜歡在我的孩子們的學校里做義工。我自願在房主協會做委員會的義工。我曾是一位清晨宗教教師, 作為十四歲青少年的教師, 教了五年,現在, 我與我丈夫在在亞洲區及香港服務, 我們是全職傳教士夫婦 。作為哺乳顧問,我也自願幫助有困難的新母親。我知道我不完美,只要我盡最大努力,總是努力成為神看待我的人,我有一天能夠回到與神同住。我知道只有通過耶穌基督的福音和他的贖罪,我才能像他一樣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