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mon.org 全世界

你好,我是Leil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 Leilani Rorani

關於我

我在成長期間就相信我能達成任何目標。我父母親傳給我的概念是雖然我們沒有很多錢,但是我能在生活上成功。他們給了我自尊與樂觀。 我的三個姐姐和哥哥,是我最初的榜樣。他們在學校的體育和游泳競賽中,總是拿第一、第二或第三名,或是入選最好的運動隊。我喜歡他們的成就,也希望向他們看齊。 在學校裡我也有一些非常傑出的朋友,我們在學術和體育上都有很高的成就,例如,數學、英文、藝術、騎術、潛水和游泳等。在學業和體育上要兩全其美並不容易,但是有困難時,我們總是互相鼓勵。 我10歲時開始打壁球。我記得與我父親坐在餐桌旁擬定計畫,要成爲世界第一的壁球手。他指示我怎樣擬定清晰的目標,去除雜亂以測量成就。他相信我能辦到,他也幫助我相信自己。我父親是嚴格的教練,人們常說他太嚴了。但是他知道,如果我要有機會與最好的選手競賽,我必須從很小就像最佳球手那樣地被訓練。他是對的!十五年之後,我成爲世界冠軍。我在壁球上的每一項成就,都歸功於我的父母親。 今天,我是個妻子及四個幼小孩子的母親。我同時在修保健科學,主修體育及運動。

為何我是個摩爾門

福音在我的家族中已有許多代。例如,五代以前的曾祖父,是北疆毛利酋長中第一位受洗成爲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會員的人。在1950年代,我祖父經常從他在卡瓦卡瓦(更北部地方)的果園,寄大包大包的水果和蔬菜,給那些在蓋紐西蘭聖殿的勞工傳教士們。我父母親在青少年時代,上的是教會專校,一所摩爾門的高中。就在那兒他們相遇,後來結了婚。我的兄姐和我在我10歲時受洗且證實爲教會的會員。數年後,我步我父母的後塵,去上教會專校,在1991年畢業。畢業後情況出了差錯。我那時認爲,遵守誡命會使我受阻而無法施展,我最好生活中沒有教會。所以,從18歲到25歲我沒到教會去,而是集中我的精力和時間,成爲世界最佳壁球選手,相信著達到那目標可帶給我最終的快樂和富裕。所以,在那七年中我苦苦訓練,層層往上爬,一旦爬上頂端,卻發現我所攀爬的是錯誤的階梯!我那時剛贏得英國公開賽第一名的頭銜,應該是夢想實現了,可是沒有感到快樂,反而内心覺得悲傷和沒有成就感。雖然我有了一切,卻感到一無所有。很奇怪,可確實是真的。這些感覺指引我回到教會。我永遠記得第一天我回來走進教堂大門的情景。雖然我心中害怕,也不認得任何人,可是那種重回家園的感覺淹沒了我。長久以來,我首次在心中感到快樂。從那天開始,我決定我的生活方式要能完全支援我的心靈。那是公元2000年。

我如何奉行我的信仰

現在,我在支會裡擔任「對神的信心」領導人的職責,那意思是我爲初級會年齡的兒童策劃活動,幫助他們在四年期間完成24個目標,都是有關「爲人服務」、「發展天分」和「學習且奉行福音」。西元2002年與我先生在紐西蘭聖殿結婚後,我就從職業壁球上退休。我們現在有四個可愛的孩子。我仍然喜歡打壁球,但是不再打競賽性的,因爲我立約要遵守安息日爲聖。雖然我的生活大部分集中在教養我的小家庭,我仍設法騰出一點時間,支助我所喜歡的社區計畫。例如,紐西蘭國立憂鬱治療計畫(由於我自己曾有產後憂鬱症),而且成爲2010/2011年度紐西蘭推行母乳哺育的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