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mon.org 全世界

你好,我是Judy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 Judy Brock

關於我

我是新澤西州女孩,不過有個南方小伙子偷走了我的心,之後我就一直住在梅森-狄克森線以南,也就是所謂的美國南方。小時候,我的爸爸在費城的第8街和市集街經營酒吧,我們會在新年元旦那一天在那裡觀賞啞劇遊行。我們會到海邊度過夏日,渴望喝到祖母做的蛤蜊濃湯。不復當年的海邊,如今我換到了現在的藍嶺湖和羅鎮海鮮料理。我們現在釣的是鱸魚,不是藍扁鰺;我們說y’all(你們大家),而不是you’s guys(你們這些傢伙)。我丈夫和我過了26年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深受祝福,擁有三個優秀的孩子,以及一個和他們一樣優秀的女婿和媳婦。我熱愛生活,即使我們面臨許多挑戰,我一直在尋找用各種方法慶祝生命。 我最喜歡做的事是消除婦女遭受的暴力。在過去的20年裡,我在本地受虐婦女庇護所當義工。我也喜歡做早餐,不過不一定是最好的廚師。我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會避免說「烤焦了」這幾個字,因為怕傷了我的心。到今天,我們還是不說烤焦了,大家只會說「哦,是稍微烤了一下」,而且要面帶微笑!我對水情有獨鍾,無論是海洋、湖泊、瀑布、暴雨或水坑……水對我來說有一種魔力,深深地吸引著我。我是個喜歡穿開前襟毛衣和拖鞋的女生,喜歡大大的擁抱。 過去10年多,我快快樂樂地和小學生相處,他們說的笑話最好笑,大家都知道我實在太喜歡他們的笑話了!

為何我是個摩爾門

雖然我覺得我可以列出一百萬個理由說明為什麼我會是摩爾門教徒,但簡單地說,我心中相信,我之所以能更接近我的救主耶穌基督,正是因為我是摩爾門教徒。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一半受到不可知論的教導,一半受到摩爾門教義的薰陶。我的父親至今仍然是個不可知論者,我想我能理解為什麼;他只是懷疑有組織的宗教裡的斂財動機罷了,他認為所有「懸而未決的問題」就是無法解答。 對我而言,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確實能回答所有「懸而未決的問題」,其動機整體上來說是不容質疑的,因為我們的神職人員並不支薪。從教導主日學到帶領唱詩班,我們都參與其中。這個教會的計畫和作法為我提供了生命的藍圖,例如:藉由奉行智慧語的原則,我有更好的機會避免陷入習癮的生活。藉由專注在家人身上和家人家庭晚會、約會之夜、家人祈禱這樣的計畫,我們在鞏固家人方面會得到猶如地圖般的指引,也更能倖免於世界的圈套。我們的未雨綢繆生活計畫鼓勵我們為急難時刻預作準備,過量入為出的生活,儲蓄以備不時之需。這個教會令我喜愛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對我來說,一個14歲的小男孩對於要加入哪個教會會感到困惑是很合理的,尤其是在他那個年代。他鎮上四個角落各有四個不同的教會,街角還有傳道人試圖說服人們加入他們的教會。我很感謝他跪在一處樹林,求問我們的天父該加入哪個教會。因為耶穌死後出現大叛教,所以需要復興基督的教會,而當時時機已經成熟。約瑟‧斯密在一座山的山腰上發現藏起來的金頁片,也就是世人所知的摩爾門經,這是我最珍貴的資產之一,也一直是我生活中的非凡嚮導! 總之,我相信我已全力以赴做到最好,過著最非凡美好的人生,這一切都因為我是摩爾門教徒。

個人故事

你的祈禱是怎樣得到答覆?

事實上,因為一個沒有得到回答的祈禱,反而教會了我祈禱是如何得到回答的。 幾年前有一天晚上,我情詞愷切地向上天祈禱,禱告是如此急切,簡直就像是在下命令一樣。當時我正開車前去探望一位剛過世的朋友。我開著車,有個小孩突然衝到我的車子前面。這件事的衝擊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也結束了他的生命。當悲劇在這條繁忙的街道上發生時,我向神乞求,懇求神能挽回他的生命。我對自己說:「芥菜種,芥菜種,就是需要芥菜種般的信心,芥菜種般的信心。」我知道我有那樣的信心,相信我有那樣的信心。當我帶著錐心之痛不停地向天呼喊時,情況顯然並不樂觀。那些護理人員一再通報我會有希望,但他們的表情卻寫著絕望二字。我更努力地祈禱、更急切地乞求。我配得奇蹟的,不是嗎?我相信神會為這個小孩行奇蹟。然後,當救難直升機飛走時,我望著天空,我感覺到心裡出現「順從」這個詞。 「不要!」我心想, 「我不要!」我更加懇切地乞求,但心裡知道我需要順服神的旨意。我萬萬想不到,祈求拯救這個小孩的性命竟然不是主的旨意。第二天早上他就死了。 我仍然懷著信心祈禱,但我確實順從了祂的旨意。我不推測自己會知道什麼會是最好的結果,我不再給神工作清單,而是祈求知道我需要做改變,不是祂要改變。 有一次我聽人說過:「祈禱得到回答會提升信心,祈禱沒有得到回答會使信心臻至完全。」我相信這一點,也確信我會繼續有很多機會運用信心。許多奇蹟確實從那個悲慘事件中浮現,只是並非我所祈求的那個奇蹟。我漸漸明瞭,祈禱的確會釋出那些等著要傾注在我身上的祝福;我只需要能夠看出祝福的雙眼!

能否談談你的洗禮?

我在10歲時受洗,當時拜訪住在懷俄明州的家人,媽媽和阿姨把我用白色床單包住,在床單中間剪一個洞讓我可以把頭伸出來,然後用條繩子綁在我的腰際,就這樣做了一件洗禮袍。當我踏進烏鴉溪的融雪中,我想我一定會凍死。當時是八月底,但水溫是一月的。當我在完全浸沒之後起身時,雙膝以下都泡在冰冷的雪泥裡。姨丈趕緊把我抱到河岸上,我被包裹在溫暖的毯子裡,坐在一根原木上。坐在原木上的時候,我了解了聖靈;我受到教導,聖靈是神組裡的一位成員,叫做保惠師。當我坐在那裡,身上包裹著這條溫暖的毯子時,覺得被我們的保惠師的愛圍繞著也應該會是這種感覺。對我來說祂是天上來的朋友,只要我生活配稱能擁有這份恩賜,祂就會一直與我同在。有那條毯子包裹在我身上,我開始感受到如果被聖靈圍繞,一定也像被包在那條毛毯中一樣溫暖,今後一生都會覺得溫暖、安全、平安。我現在明白了,我生命中很多次都是在最淒冷的時刻獲得這位聖靈的安慰。我盡量每天過著配稱有祂同在的生活;不論是選擇正確之事、避開危險、軟化強硬的心、或讓悲傷的心平靜下來,這種種的提示都是那一天從烏鴉溪的冰冷河水而來的祝福!

我如何奉行我的信仰

在我的社區,每星期有三個晚上我會在本地的家庭暴力計畫中心擔任義工,隨時待命。我已經服務超過20年了,非常關愛服務的對象。我會開車到當地的醫院,安慰性侵悲劇的受害者和他們的家人。 我從1990年開始在家庭暴力計畫中心當義工,當時我先生希望我們把新年新希望的重點放在服務上。其實,我認為他是個傻瓜。他身兼三份工作,所以讓我可以待在家裡帶孩子,我們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從事服務?他選擇了仁人家園,我想:「如果我不想在未來52個週六身上都繫著工具腰帶,那麼最好找點我喜歡的事來做。」我作了一個不太認真的祈禱,祈求在服務方面能獲得指引。大家不知道嗎?即使不認真的禱告也會得到回答。就在那同一天,我在本地報紙上看到一篇文章,是縣裡受虐婦女庇護所在徵求義工;我立刻知道我已經找到了我的偉大事業。 我的祖母是家暴的倖存者,1940年代,她被推倒在階梯上造成流產,因此和祖父離婚,後來靠自己讀完大學,獨立撫養我的父親和叔叔。我丈夫的祖母卻沒這麼幸運,她也是家暴受害者,但是卻死在自己丈夫的手裡。 為了向他們表示敬意,現在我奉獻我的時間和心力,希望婦女能遠離暴力。我的服務得到了十倍的收穫;在我服務之後,我成了一個更好的人,我擁抱先生擁抱得更緊了,牢騷也變少了,更常天天感謝神賜與的所有祝福。 白天,我是我們教會會眾的婦女組織會長,這個組織我們稱為慈助會,座右銘是「愛是永不止息」。我們這群婦女來自社會各階層,個個都很優秀,我們群策群力為彼此、為社區從事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