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mon.org 全世界

你好,我是杰倫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 Jarem Frye

關於我

工作: 我是美國SymBiotechs公司的創辦人和總裁,我們公司從事的是義肢的設計和製造。我是個抗癌成功、膝上截肢的癌症患者。 我的工作是設計和製造義肢;對於膝上截肢的人來說,要從事雪地滑板、寬板滑水、滑雪、攀岩或其他活動,就大眾以往的認知是不可能的,但我們的產品讓他們有能力從事這類活動。對我來說,面對癌症最困難的部分,就是喪失「正常」能力;也就失去從事某些活動的能力,這些活動原本就對我的生活相當重要。對我而言,這是面對癌症時最難處理的部分,如果要從中獲得療癒,那麼就要重新獲得過正常生活的能力。我想,這一點對我和許多病人而言,同樣都很重要,這些病人都說,我們讓他們能夠重拾以往的生活。他們其中有的人跟我一樣抗癌成功,有的是在執行任務時受傷的軍人,還有的是接受截肢的極限運動員,另外還有其他來自世界各地的人。 個人成就: 透過使用自己設計的產品,我個人已經成為全世界首位膝上截肢的自由腳跟滑雪員(telemark skier)、職業攀岩者和寬板滑水員。對我來說,最令人感到振奮的,是我建立了一家公司,為世界各地的人帶來祝福!人們告訴我說,很多事是身為膝上截肢者的我無法做到的,但是我已經化不可能為可能;如今,全世界的膝上截肢者都跟我一樣做著原本不可能的事。這些成就全都是美好的祝福,如果神沒有為我的生命帶來影響,我是不可能有這些成就的。 家庭: 對於我父母所給我的一切,實在無法一語道盡心中的感謝。他們兩人都付出許多時間來教導我、激勵我,讓我和我的兄弟姊妹在生命中一直都享有他們的愛。我妻子是我所認識最棒的女人!我在第一眼看到她「以前」,就愛上了她。當時,她的朋友正在幫我理髮,而她正好過來拜訪這位朋友。我一聽到她開口說話,心就蹦蹦跳,接下來的幾秒鐘,我都等著要看她的臉,那感覺真是數秒如千年。接著她走到我的位置前向我打招呼,那時我心中所想的全都獲得了證實。從那晚以後,我就開始追求她。我們有兩個很棒的兒子,我妻子現在還懷著另一個兒子。我生命中最大的喜樂來自我的家庭,他們真的是來自天上的祝福。 未來遠景: 我會繼續研發義肢,讓截肢者在工作、休閒和家庭生活上,更能夠充分地以動態積極的方式生活。我目前很努力經營一家公司,其中所提供的產品,不僅讓不可能的夢想得以實現,同時也激勵人們相信自己的潛力。我也很努力在設計義肢,要提供給第三世界國家中有特殊需求的人,同時為較現代化的國家開發先進的義肢。 人生哲學: 對於他人的讚賞,絕對不要羞於接受,或是因為要讓自己謙卑而忽視這些讚賞。讓你蒙得讚賞的這一切,都是從神而來的恩賜。你值得受到他人讚賞,否認這件事就等同否認神的恩賜。要接受他人的讚美,不過也要時常讚美神,凡事都要感謝祂。

為何我是個摩爾門

我之所以是個後期聖徒(摩爾門),是因為我相信神今日仍愛祂的兒女,在今日的世界中,我們的生活比以往更需要有祂的參與!我知道神會一直啟示祂的真理,引導其兒女度過充滿考驗的今生,祂既然有此模式,就不會拋棄我們,讓我們無助地自己設法度過今生,期待我們自己從千千萬萬種的信仰和對經文的詮釋中,去找出人們對祂的話語所抱持的正確「看法」。我知道,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祂在我們這個時代召喚了先知,就如同祂在聖經時代所做的一樣。祂有什麼理由不這麼做呢?我們活在今日的世界,比以往的人更加需要直接從祂而來的指引!我相信約瑟‧斯密是先知,我們現任的先知是多馬‧孟蓀,他們兩人跟摩西一樣都是先知。我已仔細地研究過摩爾門經和聖經,並且為此懇切地向天父祈禱,我是透過努力才得以相信這一切的。

個人故事

為什麼摩爾門要去傳教?

我在傳教快結束之前,認識了一位女士,當時她已經花了超過九年的時間在了解教會。在那段時間裡,她努力研究過幾個宗教。她在告訴我們她想受洗這件事時說,有幾個問題想先問問我。她的第一個問題讓我感到驚訝。她問:「你的父親平時會做些木工嗎?」我回答說:「會。」當時我心想,這問題真奇怪。她接著問:「你年幼時曾跟他一起在木工工場裡工作過嗎?」我再次回答是的,然而我還是感到困惑,不知道她為何要問這些問題,而且她似乎早就知道答案。她接下來的問題,讓我感到錯愕。「你在木工工場和父親一起工作時,是不是穿著一件紅白相間的法蘭絨襯衫?」她看得出來,這個問題讓我感到很驚訝。我祖父過世至今已將近十年了。當時我和父親花了兩週處理祖父的遺產,在那段時間裡,我們在祖父的木工工場一起作了一艘模型帆船;我留了一件祖父的襯衫,方便在工場時穿。雖然我的家人遠在重洋之外,我當時還是不禁懷疑,這位女士是不是追查了我的家庭,因此得知我的過去。 她看得出來,我對於她所知道的事感到困惑,因此她繼續說道:「我應該要告訴你,我之所以問這些問題的原因。」她說:「我在九年前第一次認識傳教士,並且閱讀摩爾門經,當時,我向神祈禱,求問祂我是否該加入這個教會。祈禱結束後,我靜靜地躺在床上。我閉上眼睛,有個影像閃過我的腦海。我看見一對父子在木工工場工作。那個兒子是個年輕男孩,他穿著紅白相間的法蘭絨襯衫。我沒聽到聲音,卻深受那美好的感覺所感動,而且我感覺到,那個男孩就是將來會為我施洗的傳教士!我當時不知道那會花上九年的時間,不過當你第一次來到我的門前時,我就已經知道你是那個男孩!」我在英國傳教兩年,就在我傳教的最後一天,我們一起進入了洗禮的水中。 看到他人經歷我所經歷過的快樂,真的讓我覺得自己也收穫良多!我們之所以要服務,就是為了要與他人共享喜樂,並且得知救主對於我們帶領來歸向祂的每個靈魂都感到喜悅,就像這位美好的姊妹;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理由去服務他人。我們之所以去傳教,是因為我們愛救主耶穌基督以及我們靈體的弟兄姊妹。

我如何奉行我的信仰

14歲那年,我的左腿診斷出有骨癌。接下來的兩年,我多次進出醫院,都是為了接受化學治療和動手術,我的腿從膝蓋以上的部分都切除了,前後總共動了約九次手術。 十四歲的我很好動,當時我把精神集中在保持體能上的活躍、讓自己過得「正常」。有人會在學校戲稱我為光頭族,有些同學因為不知道我為什麼沒有頭髮,因此對我口出威脅。有的同學誤以為癌症會傳染而躲著我,還有許多其他的人會以不同的方式對待我。 我一直都很努力保持樂觀,時時提醒自己:神對我有所計畫,其他的都不需要我去擔心。在生命越顯複雜的同時,就越難懷有孩子般的信心,而我很懷念那樣的信心。 診斷出癌症以後,常有人問我:「這樣的處境不是很痛苦嗎?」、「這些經歷不會讓你感到很沮喪嗎?」我回想起那些在醫院病床上度過的夜晚;得知自己要接受截肢手術後,我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能保住性命,不過,我從不曾感到心情沉重。 有一天,正當我在讀摩爾門經時,我了解到其中的原因。先知阿爾瑪曾針對即將來臨的基督寫道,「祂必到各處去,受盡各種痛苦、折磨、試探,以應驗祂要承擔人民痛苦、疾病的預言」(阿爾瑪書7:11)。 我了解到,由於我很單純地信賴救主,使得這場病所帶來的重擔得以透過祂的贖罪而被挪走、除去!我先前從沒了解到,無限的贖罪不僅可以拯救我脫離罪,也能把我從悲傷、絕望、疾病和痛苦中解救出來。 從那時開始,我一直都努力謹記這項原則,並且把基督的贖罪完全應用在生活中。我生命的各層面都有著從神而來的祝福!我相信,祂有無數的祝福要賜給我們,其中有些隱藏於挑戰中,還有許多是難以看出的祝福,然而,透過神的協助,加上善盡本分、付出信心,我們都能獲得遠超乎自己想像的祝福。 很多人會分享讓自己的生活大為蒙福的事物,跟這些人一樣,我也努力地與人分享救主賜給我的喜樂,希望這些人能跟我一樣蒙得喜樂和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