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mon.org 全世界

傳道事工

一個傳道的教會

試想,如果你發現了治癒癌症的方法,你會多麼急切地要散播消息,讓別人也知道你的發現?你會告訴誰?耶穌基督的福音可以治癒生命中許多的患難苦痛,因此,摩爾門同樣急切地要分享這永生的大好信息。

主的教會向來就是傳道的教會。耶穌基督的一生就是傳道事工的完美榜樣。祂在世上傳道期間,隨時隨地都在教導各種不同的人福音。耶穌在聖殿裡教導有學問的人,也教導罪人、忠信的人、以及不信者。祂也召喚使徒及其他門徒來宣講福音,好讓更多的人得知祂的福音所能帶來的祝福。基督在世時,這些人傳道的對象大多是他們同族的人,也就是猶太人。耶穌復活後造訪其使徒,並且差遣他們到外邦人那裡去。祂命令使徒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 馬可福音16:15 )。

摩爾門為何差遣傳教士到世界各地

本教會最為人所知的一個特色就是:摩爾門會從事傳道事工。就在此刻,全世界就有數萬名傳教士正在行走、駕車或騎腳踏車,發送著摩爾門經、和他們遇到的人分享著福音。為什麼這些大多都還未滿25歲的人們,自願自費地離鄉背井、奉獻生命中的一段時間來宣講耶穌基督的福音?

主說:「要……一地一地、一城一城去傳播我的福音……在每個地方,向每個人作見證」( 教義和聖約66:5,7 )。我們非常重視這項誡命,並且盡力找機會跟每個人分享奉行福音所帶來的祝福。耶穌教導說:「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 約翰福音3:5 )。我們知道,若要回去與天父同住,就必須接受某些教儀──例如洗禮這項教儀──因此,我們感受到需要盡力去跟每個人分享這項祝福的急迫性。就教會整體而言,我們首要關注的是:盡可能讓更多的人類兒女獲得拯救和超升。在我們完成自己的救恩的同時,我們也希望協助周遭的人完成他們的救恩。由於我們都是天父的兒女,因此,有越多人能夠學習和遵守天父的誡命、享有永生,我們就會越快樂。

傳教士所做的事

本教會大部份的傳教士年紀都在20歲左右,但是也有許多教會成員在退休後自願服務。所有的準傳教士都要向教會總部提出申請,之後會接到傳教召喚書,裡面會指出他們會到世界上的哪一個特定的傳道部服務。他們會在訓練中心停留數週,在那裡,他們有些人會學習新的語言,不過,所有的人都要嚴謹地研讀和練習如何教導福音。之後,他們會前往指派的地點開始服務。傳教士的生活完全都奉獻於分享耶穌基督的福音。他們自己付費,並且將學業、感情生活、以及工作暫緩兩年,以便全心專注於從事主的事工。

一般來說,傳教士在早上做的事情有:早上6:30起床,研讀經文,認識新的人以便分享福音。下午的行程可能包括:與新認識的人討論福音課程,在社區裡提供志工服務。對傳教士來說,一個美好的夜晚在於教導有興趣的人福音、幫助對方學習和遵守神的誡命,或是參加某個決定加入教會的人的洗禮會。通常傳教士大約會在晚間9:30筋疲力竭、快樂地回到家中就寢。

每位教會成員都是傳教士

不是只有我們的全部時間傳教士才會分享福音。由於我們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是引導至真正幸福的道路,所以,我們希望盡可能地把這個福音分享給朋友及家人。如同彼得在新約中所教導的,我們相信,如果

一個人如果按照基督的教導生活,那麼理所當然地,這個人良善、快樂的生活就是最具說服力的見證,可是我們也覺得,邀請他人進一步認識耶穌基督的一個好方法,就是要與對方分享我們個人的經驗。

分享福音並不是一直都很容易。我們有許多人怕會冒犯朋友、讓自己看起來似乎在強人所難、或是說出可能讓人誤會的話。雖然我們會鼓起勇氣、盡最大的努力想辦法與人談論這福音對我們有多重要,不過我們同時也尊重他人的信仰和選擇。朋友若是能跟我們共享奉行福音的喜樂,我們當然會感到非常高興。如果想共享這樣的喜樂,你可以在平常日參加教會聚會和活動,也可以與傳教士見面、談論福音如何使我們的生活蒙福。如果你想讓摩爾門感到快樂,那麼就問對方是否可以來拜訪我們教會。可是,不論我們的朋友是否接受我們教會的教導,我們都愛他們。

我們教導有關耶穌基督的事

傳教士與人分享的是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福音,而且他們也只與人分享這福音。就如同尼腓一樣,「我們談論基督,我們因基督而快樂,我們傳揚基督,我們預言基督,我們依照我們的預言記錄,好使我們的子孫知道去哪裡尋求罪的赦免」( 尼腓二書25:26 )。我們將生活的重心都放在耶穌基督上,這或許有些異於他人,然而這是因為福音所蘊藏的智慧可以運用於一切──從生命的目的到處理工作的方式、與人建立關係的方式、甚至我們照顧自己身體的方式。比起世上所能給予的一切成功或享樂,耶穌基督的教導更有能力帶來長久的幸福。摩爾門傳教士分享的每個信息都有共同的中心,那就是:耶穌基督,以及祂的贖罪和教儀如何能讓我們回去與天父及家人在天上同住。

世界各地的傳教士

目前有84,000名傳教士在全世界350個傳道部服務。凡是政府和政治氛圍允許傳道的國家,都有傳教士在當地傳道。許多傳教士逐漸愛上自己服務的地區,結果他們發現,傳教結束後要返鄉回家比當初要離家傳教還難。他們對於服務地區的國家及文化有了深厚的了解,因此返鄉時都成為這些國家和文化的親善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