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mon.org 全世界

選擇的自由

選擇權是神計畫中的一環

假設你外出用餐時點了沙拉,但是服務生卻告訴你,你不可以吃沙拉,必須要喝湯,那麼你會作何感想?在湯和沙拉間之間作出選擇其實不會造成重大影響,但這卻顯示出人性的特點:我們不喜歡在自己能作出的選擇上受到他人強迫。我們會抵抗來自他人的壓迫。重要的是即使面對較為重大、攸關道德的決定時,我們還是要為自己選擇。神賜給了我們自由選擇權,祂將會一直尊重我們選擇的自由。雖然我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教義和聖約101:78 ),而且不論我們的選擇是好是壞,都一定會有其後果,然而,神從來就不贊同使用強迫的方式。事實上,神倡導的是自由的精神,祂知道,人的靈必須要有自由,才能夠真正有效地事奉祂和信賴祂。神告訴亞當和夏娃不可吃禁果,但祂也說,「然而,你可以為你自己選擇。」( 摩西書3:17

我們不可以在追求自己的自由時,反而去踐踏別人的自由,這是很重要的。即使我們覺得自己的想法是「為了別人好」,然而,很重要的一點是,每個人都有權持有自己意見和信仰。

作出困難的選擇

能夠包容他人而且不論斷他人可能是良好的人格特質,因為這會讓所有人保有為自己選擇的權利。但是,不作選擇本身就是個選擇,而且不是個好選擇。允許他人、社會或政治組織為你作選擇,這同樣也不是個好選擇。舉例而言,雖然在很多電影當中呈現出婚前的親密關係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行為,但這並不代表事實就是如此。我們本著正確的道德觀點作出選擇時,就會發展和淬鍊出自己的品格。不論普羅大眾所接受的觀點為何,這世上確實有其是非對錯。真理不是相對而論的,罪並不是悟性未開的人所抱持的「價值判斷」。

不久之前,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總會會長團的成員雅各‧傅士德曾敘述一段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故事,他那時還只是個年輕士兵。當時他正為了進入軍官培訓學校而接受面試,面試官是一群「堅強老練的職業軍人」。面試官問他,他是否不相信在戰爭期間應該基於戰鬥所帶來的壓力而降低道德準則。傅士德會長覺得對方所暗示的答案是「要降低道德標準則」,但是他不知道是否應該要附和這樣的想法,讓自己因此得到較好的評價。結果,他只是說:「我不相信道德會有雙重標準。」他最後被錄取進入軍官培訓學校,這或許是因為他決心去做對的事,純粹只因為那件事是對的──即使當時的狀況讓他很為難。

常有人會問年輕的單身摩爾門教徒,「你怎麼可能從未和他人發生性關係?難道你不想嗎?」一位年輕女性說,想不想根本不是重點。「『想要』無法拿來當作道德上的行為準則。」一位家裡有年幼孩子的家長可能到了早上6點還想繼續睡,讓孩子自己想辦法照顧自己,或者可能為了更有趣的事情而辭掉工作。然而,負責任的家長則是選擇付出各種的犧牲。要選擇對的事情,就必須要有紀律。有別於一般預料的是,我們越有紀律,就越能作出正義的選擇,也會有更多自由。罪會限制我們未來的選擇:毒品、酒精和對伴侶的不忠很快就會成為難以戒除的習癮。習癮會成為我們的主人,而我們就成為其奴僕。濫用自由往往使我們喪失能力。

表明立場

借助於事後的認識,歷史書有時可以很容易分辨歷史上誰好誰壞──思想前瞻的一方最終成為好的一方,而另一方則是短視近利的「壞人」。然而,如果我們想一想今日所面對的各項爭議,很容易就能看出,要在當下了解誰「是」誰「非」其實是很困難的。針對這樣的議題表明立場,其實並不容易──特別是自己的立場並不受到大眾喜愛的時候。

摩爾門教徒被鼓勵要為自己的信仰挺身而出──不論一般大眾所接受的想法為何。這或許不容易、不受歡迎、或不有趣。有時候,表明立場會讓自己遭受嘲弄、誹謗、甚至肢體上的虐待。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可以倚靠主的幫助來保持自己的信仰。不論我們處於何種處境,祂期望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根據自己的信仰去做對的事情,祂會幫助我們、使我們能有道德勇氣去採取這樣的行動。光是顧左右而言他或噤不作聲是不夠的。有時顧左右而言他本身就是一種罪。我們為自己的信仰表明立場並且採取行動的時候,就是在做耶穌曾做過的事。

政治中立

雖然我們相信要在道德議題上表明立場,然而教會整體在政黨政治的議題上是保持中立的。即使有候選人對於教會公開表明的立場不表同意,本教會的領袖仍然不會指示摩爾門教徒要投票給哪一位候選人,也不會指示獲選為民意代表的摩爾門教徒該支持何種政策。本教會或許會將其看法傳達給具有摩爾門教徒身分的民意代表,就像對其他民意代表所做的一樣,但是本教會深知,這些人必須要盡力透過個人的最佳判斷、顧及其透過選舉所代表的選民之想法,跟據這些作出自己的選擇。摩爾門教徒各有最能代表其個人看法的政黨,並且與此政黨合作。